曝光武汉京都结石医院医疗黑幕害人的医院小心

2018-04-15 14:37 网络整理

  我是武汉一所大学的一名应届毕业生。

  我的结石史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来,结石几乎每年发作一两次,每次发作起来都是右腹部剧烈疼痛,有时吃药能略略止住,但更多的时候要立刻送往医院打止痛针。无论有没有吃药打针,每次疼痛的时长至少4个小时,这曾让我痛苦不堪。

  就在上个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总医院马洪济医生的指导治疗下,那颗困扰我长达十年之久的结石终于排出来了!

  既没有手术也没有打针,吃药加运动轻松排出!然而,这看似简单的“排石路”,我却走得坎坷万分。这是因为,在遇见马医生之前,我走了许多的弯路。

  今天这篇文章,就是希望能让更多的结石患者对“某所医院”甚至“某类医院”有更深的了解,让你们(特别是在武汉的亲们)认清医院,少走弯路、少花冤枉钱!

  (一)

  就从我结石发作最严重的时期谈起吧。今年二月中旬,也就是刚开学的时候,在学校老师的介绍下,我去了深圳的一所中学实习。

  短短的两个月实习期间,我的结石就发作了两次。第一次吃药勉强撑过去了,第二次却再也支撑不住。

  伴随剧烈的腹痛,铺天盖地的呕吐席卷而来,多次吃药多次吐掉,整个人头晕目眩、脸色发青,这无疑是我十年来发病最严重的一次。在学校领导和老师的帮助下,我被及时送往医院打针,这才使我免受更多的苦楚,说到这,还要感谢沙湾中学的领导和老师们,这份恩情我将永记心中。

  实习结束后,也就是四月底,我准备返回武汉接受治疗。和男朋友商议过后,我们准备先去校医院看看,如果结石大到必须手术的话,再另找一家医院。

  校医院的诊断根本没法让我安心。“3*4mm!这么小怕什么?!”女医生瞪大眼睛看着我,接着说的是那句结石患者最常听到的话,“回去多喝水多运动!”然而,B超师给我做B超时,不停地抱怨机器不好用,“好像”是她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因此,这个结果我们是质疑的。

  (二)

  第二天,我们去了武汉京都结石医院。我以前在这家医院做过彩超,很便宜,医生的服务态度也算不错,我们当时想也没多想就去了。

  到了那儿,先憋尿准备彩超。憋尿期间,我 仔细地观察了这家医院。正对大门,一个玻璃箱子放在厅中央,里面放有一个鸡蛋大的结石,旁边是“京都医院取鸡蛋巨石”的文字介绍,供人观看(我看后顿觉阵阵恶心)。可能考虑到有些人看不懂文字,墙上的电视机也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京都医院取鸡蛋巨石”的“丰功伟绩”。厅中央的右侧又有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展,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结石陈列着。看着这些小石子,很容易就能联想起它们如何藏在自己的身体里,患者心里的恐惧肯定又会增添几分。

  彩超结束后,我拿到了一张纸张超级厚、质量超级好的彩超报告单。医生看过后,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XX啊!你这个不做手术不行了啊!”

  “右输尿管结石11*6mm,这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嘛!我们的输尿管才多大,最多3到4mm,你这个结石快要把输尿管撑破了你知道嘛!”这个男医生吐字清晰而又飞快,一字一句就像一把把尖刀插在我的心上。

  接着,他打开了一个视频(他右手边的电脑时刻开着这个视频,一点击就能播放),这是一个介绍钬激光碎石的小视频,用钬激光碎石如何安全如何省时,配合视频,医生激情高亢地为我做了详细介绍。

  然而,高昂的费用使我们犹豫再三。眼看我们无动于衷,医生又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你这右肾还有积水啊!结石太大把输尿管堵住了,尿路阻梗就会引起肾积水,肾积水形象点说就是臭水沟,名副其实的臭水沟!我们有的时候做手术隔着口罩都能闻到,特别臭……”说着拿手做掩鼻状,“你这个还好,还是轻度积水,不出半个月重度积水引发尿毒症,到时候整个肾坏掉了你哭都来不及!我的一个侄女就是发现得晚,没办法,整个肾都给割掉了……”

  我心理素质本就不好,听到这儿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然而,费用仍是一个问题。不得已,医生给我们介绍了另外一种便宜的碎石法——体外碎石。他的描述形象而又生动,“体外碎石就好比用锤子击打悬在空中的一颗核桃,由于无法固定核桃,不论我们用多大的力气去击打它,一是操作起来难度大,加重了患者的痛苦;二是即使打中了,也不能保证击碎的石子都能全部排出。钬激光碎石就不一样了,我们会在你的输尿管里面放一个篮子,一经击碎立马用篮子把碎石带出来,没有任何残留。”(变相推销钬激光)

  说完,他大手一挥,工作人员就进来了。就这样,我们被工作人员推搡着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我们才发现,这其实是住院部。负责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他说话的语气比刚才那个医生要缓和许多,脸上堆满了笑。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