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湘乡市大桥村黑恶势力

2018-11-07 15:41 网络整理

我是湘乡市东郊乡大桥村民,今年77岁、现与老伴同住在大桥村,儿女均未在身边居住。

举报现任村长易松林对村民进行人身攻击、违法破坏村民财产、不作为等违法乱纪行为。事情大致经过如下:

2018年8月,易松林仅口头通知我,说村里要拓宽路,我家屋前的竹林要砍掉,其余信息均未透露,也未提供任何手续。2018年10月26日早上,易松林带领村民到我家,通知当天要动工砍伐竹林,在此之前既未召开村民会议审议,也未提供任何书面依据,因此我未同意。易松林放言“无论如何今天必须动工,如果不同意我是有办法的”。进大桥村的道路有多处地段狭窄,经向其他村民了解并非整条路拓宽,而是仅针对我家门前的50米。

易松林的放言,让我们寝食难安,我和老伴两人长期患有高血压,一夜未眠,造成血压急剧上升。2018年10月27日上午,我和老伴去到易松林家找他评理。刚进入家门,易松林便破口大骂,拍桌打椅、用尽脏话,“滚!老杂种!”等不堪入耳,让我们受尽侮辱,情绪极坏,老伴晕倒在沙发上。易松林在此情况下,不顾他人安危,继续放肆大骂,还扬言要搞死我们。足足骂了我们两个小时,在场的其他村民都劝阻不了。

2018年10月28日开始,易松林利用职务之便教唆村民,联名告黑状,围攻我们,不明真相的村民对我们产生误会,严重影响村民关系,与村长应当协调村民矛盾的职责背道而驰。

过后我们反思怎么得罪了易松林。经回忆,2016-2017年期间,易松林多次向我家提出过想调换农田,因我家现有田在离家100米处,而他家的田离我家有2千米以上,我俩考虑到年岁已大不方便去管理就没同意调换,猜测可能是此事让易松林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易松林与村民辜志国关系密切,想利用辜志国的堵路行为逼迫我家调换田。辜志国的田是进出我家田的唯一通道,其在田里栽种树木不允许我家通行,从而导致我家有田不能种。我自易松林上任村长起,多次向他反映情况,要求协调,但均未理睬。我不得已才于今年初向国土所反应情况,经调解已砍掉部分树木。可时隔两个月辜志国又进行了二次栽种,我再次向易松林反应情况,他不仅未出面制止还威胁我们不得再向国土所投诉。根据我国《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占用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辜志国栽种树木的行为,易松林作为村长不劝阻,不作为,其行为已严重损害村民及村集体利益。

易松林的行为已严重威胁到我们的人身财产安全,也严重影响了大桥村的安定团结局面。易松林是一村之长的人民父母官,也是一名党员,为一己私利,不择手段,以如此暴力对待村民,他的行为已违反了党纪国法。我们是相信党相信政府的,今年中央还提出为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开展专项扫黑除恶斗争,呼吁政府关注留守老人生存环境,还大桥村一片净土,请上级明察以上事实,主持公道,严肃处理违法违纪黑恶势力人员,清除党中*类。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