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眼看到手的拆迁补偿款却杀出来个“程咬金

2018-02-03 06:23 网络整理

    邯郸丛台区兼庄乡:近30万拆迁补偿款到底该给谁?

一起事先并无任何“纠纷”征兆的拆迁补偿行为,并且已经获得了政府有关部门的拆迁现场勘测认定,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但因为期间横生波折,导致拆迁补偿陷入到了一种双方“各执一辞”式的纠纷之中。然而让被拆迁人任兆河感到颇为不解的是,在这场纠纷中,本应依据事实维护其合法利益的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兼庄乡政府,不仅罔顾事实、借故“生变”,而且出尔反尔、不愿作为,致使这起并不复杂的拆迁补偿纠纷不但久拖无果,甚至面临着“没有被告,诉讼无门”的窘境。

为此,任兆河满腹郁闷地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这起拆迁补偿纠纷为何会被办成近乎无解的“无头悬案”?这其中是否存在着某种难以示人的利益纠葛?

          

2018年1月30日,任兆河再次来到兼庄乡政府上访。焦点摄.

  “纠纷”袭来没有先兆

1月26日,任兆河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自己系邯郸市丛台区兼庄乡东军师堡村村民。2015年东军师堡村土地征收工作开始后,乡政府征迁指挥部有关人员对其家拥有的宅基地进行了实地勘验和测量,双方共同签字确认的编号为1126,图号为B286,并于同年10月15日出具了邯郸市征收房屋分户估价结果报告表,确定了其被拆迁房屋的位置及由此可获得的拆迁补偿费用。2015年10月28日,邯郸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又与其签订了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

据任兆河反映,对于他的房屋及院落的拆迁面积,当时是由兼庄乡政府组织测绘人员现场测量并手绘了相应的产权确认附属图表,在其绘制的平面示意图中,左下角明确以长方图形表示“出路”,并附数字“16.08×1.96”,这与其宅基地门前通道长16.08米、宽1.96米的情况相吻合,对此任兆河与测绘人员均签字表示确认,征迁单位也签字表示确认,由此可以看出他家的拆迁面积包括门前通道确切无疑。任兆河说,正是因为有了政府给予的产权确认图表,自己才签订了上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并且在此过程中并未与他人产生任何争议和纠纷。然而,让其始料不及的是,就在他积极配合政府按时完成搬家及拆迁工作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纠纷”却让他如坠云雾、如坐针毡了……

任兆河说,就在其前去兼庄乡政府拆迁指挥部领取拆迁补偿款时,却被乡政府以“同村村民任某宇对你家门前通道的使用权提出异议”为由,将涉及通道部分的拆迁补偿款近30万元予以了扣留。任兆河气愤不已地告诉记者,兼庄乡政府进行土地征收勘验工作的时间长达数月,期间均是在广泛进行情况调查和意见征询基础上,确认拆迁面积没有纷争之后,才由政府部门出具的房屋拆迁面积现场勘察表,并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为何在此之前无人提出“异议”,反而要在其家庭完成搬迁、即将领取补偿款时方才“恰到好处”地冒出来一幕“纠纷”,难道真实存在的“纠纷”也能够如此“沉得住气”并“待时而动”吗?

             “纠纷”缘何久拖未决

据任兆河讲述,此后他与提出 “争议”的任某宇在乡政府先后进行了数次调解。在调解过程中,任某宇除了口头上的主张之外,拿不出任何具有说服力的文字材料或证据,而任兆河则是出示了邯郸县国土资源局存档的1984年8月24日《社员宅基地登记表》,邯郸县政府1984年10月26日颁发的《农村建设用地使用证》,以及2015年10月15日拆迁指挥部兼庄乡政府出具的并双方签字确认的《测绘图表》及《征收房屋分户估价结果报告表》等证据材料,然而乡政府有关人员对这些证据却并不认可,之后又便以“调解无果”为由,继续扣押任兆河的拆迁补偿款不还。万般无奈之下,任兆河的妻子李定美到兼庄乡政府信访,要求查明此通道的产权情况。兼庄乡政府于2015年12月24号出具答复意见书,其中明确表述“此处通道归任兆河家所有,任某宇不在此拆迁范围”,但又以情况还需统一研究为由对补偿事宜避而不答,并一直拖延不予解决。随后,任兆河夫妻二人多次向乡政府咨询补偿费用的情况,但乡政府工作人员不是消极回避就是拒绝回答,村委会的拆迁指挥部也以乡政府没有指示为由拒绝给付补偿费用,致使问题拖延了一年多也迟迟没有任何进展。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