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患者家属曝周口市中医院是黑心医院

2018-04-19 14:42 网络整理

首先,其他的我先不说,仅仅说一下我父亲在周口市中医院的消费。

我父亲在周口总医院住院期间,最高花费是:10200(一万领二百元),而且不止一天。

大家好,我是王小伟,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以前家里经济条件还算可以,说不上衣食无忧但也不算缺钱,可是2008年12月23号的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我的家庭,我家是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唐集乡王庄的,2008年12月23号晚上,我父亲王德礼骑摩托车摔伤,经"120"入住淮阳县人民医院。被诊断胸部外伤,肠系膜破裂,与当晚21点左右开始做手术,第二天凌晨,主治医生告诉我们:“手术非常成功”。随后将我父亲接入icu病房观察一天后转入普通病房。

四天后,我父亲出现了胸闷、腹痛、腹胀,刀口开始流出黄褐色的异样液体,当时我母亲很害怕,急忙找到主治医生问怎么回事,医生解释说是手术后正常现象,我们又问其他医生,其他医生说是不正常的,我母亲当时就提出转院。

2008年12月30日,我父亲经过介绍,转入了周口市中医院,没想到,周口中医院是一家黑心医院,我父亲也开始了长达将近8个月的治疗,而且治疗期间他们给我父亲开的药仅仅是消炎药和脂肪乳(想牛奶一样的营养药的一种,用于静脉直接输液),经过检查,诊断,周口市将我父亲的病确诊为“腹腔术后肠瘘”,属于淮阳县人民医院手术失败造成的医疗事故。在周口市中医院第二天拆线引流后,情况有好转,在病房期间,我母亲听同病房的病友介绍说南京军区总医院是治疗肠道疾病的权威医院,我们立刻就提出要转院,可是周口市中医院却不同意我们转院,迟迟不开出院、转院证明,还威胁我们说:“你们的病人不行了,根本送不到南京”,我家人都是农村人,听医生们这么恐吓,我母亲当时就吓傻了,我爷爷也哭着给周口市中医院院长跪下磕头,求他们给我父亲好好医治,没想到周口市中医院院长却狠狠的拍着我爷爷的肩膀说:“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病人自己的命了”,期间他们不停的给我们家人下病危通知书,我家人为了我父亲只好对周口市中医院的粗暴态度和行为忍气吞声,继续大把大把的给他们送钱,让他们拿我父亲的身心健康开玩笑。

几天后,我父亲再度出现腹胀,不排气、不排便的恶状,周口市中医院在二月四日做出了给我父亲做手术的决定,二月九日,我父亲出现了呼吸困难,血压低,心功能衰竭等恶状,多次出现休克,昏死,病情急速恶化。

我家人多次找周口市中医院领导要求转院,周口市中医院副院长刘双国一直欺骗我们说:“南京军区总医院收费很高,你们根本消费不起,而且南京军区总医院的治疗条件也很一般”,但是,我爷爷眼看着我父亲受罪,心里很难受,坚持要求转院,没想到医院领导大发脾气,喊来了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年轻医生,不但殴打我爷爷,还威胁我们家人说:”让你们不能或者下住院楼“。

护士长更是扬言说:”就是不然你们转院,就是不给你们开转院证明和出院证明,你们有本事就去告,爱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我们医院不怕……“,

后来我们得知,周口市中医院骨科大夫是我们省卫生厅某厅长的老乡,更是师徒关系,而淮阳县人民医院的夏院长刚好跟我们省某卫生厅厅长同姓同村(其实是亲兄弟),跟我们一起住院的病友们看不下去,悄悄进行了录音

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虽然悲愤交加,但是为了我父亲的病,只好继续忍气吞声,默默忍受种种不公平的待遇和过分的要求。

二月底,周口市中医院给我父亲下病危通知书,我永远会记得周口市中医院院长刘双国,外科主任和我父亲的主治大夫胡卫东,骨科主任和大夫吴清军那让人恶心的嘴脸,他们都是一群混蛋,他们下过病危通知书后,给我们办了出院手术和转院手续,让我们赶紧转院。

我爷爷当时气的几次昏过去,我亲戚去找医生理论”你们为啥不早同意我们转院,如果我们早转院了,我们的病人怎么会有这种结果“

医院的领导仅仅冷冰冰的回了句:”你们告去吧,去省,去北京,随便“

我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我们一家都全靠他支撑着,我爷爷多年气管炎,肺结核,每年需要很大开销给他维持,我母亲是典型的农村持家妇女,规规矩矩,从来没出过远门,很多东西都不懂,我哥哥刚高中毕业,而我当时正在高三,正直高考复习,我妹妹也是人生最重要的初三,我请了半年的假,去照顾我的父亲,等同于放弃了高考,我妹妹也无奈的退了学,出去挣钱打工,供我父亲看病,

为了我父亲,我们在周口市中医院开出转院证明后的第二个小时,就踏上了去南京军区总医院的路。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