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洪:杭州公交车试行“三语报站”,都是作家

2018-07-13 12:10 网络整理

新闻背景:近日,杭州814路公交车试行“三语报站”——在原来普通话、英语的基础上加上由当地电视台一档方言节目主持人播报的“杭州话”报站。公交车使用方言报站,在许多城市已实行多年,如上海、广州、深圳、苏州等。不过,杭州公交车试行方言报站,还是引发不少网友讨论。有人认为,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今天,方言报站是一种倒退,完全没有必要;也有人认为方言会让你记住根,方言报站可以弘扬地域文化;还有人认为,方言会加深地域歧视,区分外地人本地人,增加矛盾。

《一》方言报站本是便民服务,而在此被延伸为方言保护等宏大背景。对此杨亚东毫不犹豫的指出,试行方言报站是保护方言的一种尝试——“方言有不可替代的价值,是地域文化的纽带。当前城市发展越迅速,方言受到的冲击也越来越严重。普通话可以让你走得更远,方言会让你记住自己的根,公交车方言报站是保护方言有意义的尝试。”

徐林生在发表于红网上的《讨论方言报站,何必手拿“放大镜”说事》一文中则认为,没有必要让方言报站承载太多争论和意义,方言报站的最大作用就只是便民而已——“问题在于,在公交车上增加方言报站,真能承载如此宏大的意义吗?依我看是人们手中‘放大镜’放大的结果,即任意拔高、过度解读所致。事实上,在公交车加方言报站,最大的作用就是便民,特别是方便中老年本地人出行,因为毕竟老街坊们平日讲本地话多,方言报站可以让他们更好地听清楚到站与否,也可令他们平添几分亲切感。”

“据介绍,814路公交车途经中山中路、开元路等老街区,乘客多是本地人。民生无小事,出台人性化措施,方便老街坊们出行,在公交车增加方言报站,是以人为本施政理念的具体表现,这理由不是已经足够了吗?何必还要扯上增强文化自信之类‘高大上’的理由?”

《二》除此而外,方言报站还被增添了更多的内涵。易之则从更深远的层面指出,语言关涉着社会的文化心理结构,其承担的社会角色有无“异化”才是最值得关切的——

“但语言从来不只是说话方式的问题,更关涉一种文化心理结构。语言成了自我确证最为清晰、直观的标记。同时,语言也成为划分你我、形成共同体最便捷的方式。这也是类似新闻容易引发争论、一些城市在使用方言方面有所审慎的原因。在人口流动日益自由的现代社会,面对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治理方向,对方言过分推崇,倘若导致群体意识区隔,未免就与社会发展格格不入了。”

“所以,对待方言的态度究竟如何,方言承担怎样的社会角色更值得关注。倘若方言只是增加地区文化生活的丰富程度,那么无可厚非。如果方言在某种程度上异化为本地人与外地人的身份标签,这种身份认同甚至成了争夺公共资源的话语模式,就值得警惕了。在这个时候,方言就是城市文化环境不够健康的指标,指向着某种治理问题。”

《三》其实对于要不要采取方言报站,在杭州早已争论多年,在2015年5月就有相关报道。直到今年,在弘扬地域文化、彰显文化自信的提案下,814路公交车开始试行方言报站。从全国范围内来看,深圳,广州、苏州、福州等地的公共交通系统都有方言报站。而在湖北武汉,由于众口难调,武汉话报站试行两年仍未能推广。

语言学家刘半农曾说过,方言是一种“地域的神味”。方言承载着一个地方独特的乡土文化和风情。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方言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交流工具,更有价值意义。在长期的使用中,方言早已衍化为一种身份识别的“符号”。随着城市化与人口流动,普通话被更广泛地应用与推广,而方言的使用人群和使用范围则不断缩减。杭州试行公交报站虽然有便民的考虑,背后却是希望保存这份乡音,保存乡音背后独有的地域文化。

虽然公交方言报站试推行有着深刻的文化基因,但方言身份识别可能带来的身份隔离与歧视,则容易触动一些人敏感的神经。特别是在经济发达的地区,比如此次的杭州。

不可否认,经济越发达越能带动本地人话语权。经济发达的城市,很多人都以“本地人”为骄傲,希望让本地人的生活方式、本地方言、本地习俗主导一个地区的话语权。如果这个时候方言成为一种身份区隔,自然就变成了一些群体介入这种公共话题的切入口。出身论试图用简单粗糙的方式,来解答复杂的治理问题,方言也就变成了这个大议题下面的子命题。

《四》所以说,报站用不用方言是小事,但是这种话题呈现何种方式的讨论,延伸出怎样的公共舆论,则很有关注的必要。方言,倘若是城市多元文化的表征,自然可行;倘若方言变成了城市居民刻意砌起的墙,用以划分彼此,形成对立,就需要更加审慎了。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