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与教员争执时窒息死亡 前学生:教员常折磨(2)

2018-04-19 07:58 网络整理

    小汪:这里的收费是每月6000元左右。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然后跑步、吃早餐。上午就是叠被子、站军姿、走队列,下午学习《弟子规》一类的“文化课”。但是这些都很随意,有时候教员讲不下去了就会放歌听。虽然晚上规定的睡觉时间是9点半,但是实际上教员会让我们“练体能”,很多时候要到12点才能睡。在里面我们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手机都被没收了,如果有家长想来看我们,教员就会说不能让孩子受打扰,不让家长见。

    北青报:在这个机构里会有虐待的现象吗?都用什么方式虐待你们?

    小汪:我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在所有学生的面前把我打了。可以说,教员虐待我们是常事儿,后来我们这些出来的学生还总结了“雅博十大酷刑”,例如“憋气大功”,就是教员用一块湿毛巾捂住学生的嘴,剩下的几个人按着学生的四肢,学生被捂一分钟左右就会昏厥,开始的时候还会挣扎,昏厥以后大腿就会直挺挺的,很吓人,教员每次看到有人昏厥就会停止,然后等着学生醒过来。我在里面半年时间,看过他们用了五六次“憋气大功”,有一次他们还让我去帮忙按着学生的腿,我害怕被打,就过去了,现在想想很后悔。

    他们还有一种虐待人的方式是“十字绑”,然后让学生戴上眼罩,用拳击手套打,被打的学生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打的。另外就是他们以“练体能”为理由,让大家在寝室内蹲起或者仰卧起坐,把空调开到25℃,让我们运动,说人运动会散热,必须等房间内的温度升到27℃才让我们停下来,但实际上,在开着空调的房间,让屋子提升1℃都是很难的。

    更有甚者,教员还会用折断的筷子扎学生的脚心。

    北青报: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会想起以前在培训机构的生活吗?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