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院患癌教师分享30年抗癌经历和文化医学理论

2018-04-16 15:21 网络整理

    他说癌症是“结症”而非“绝症”

    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记者 徐哲

    核心提示

    一旦确诊患了肿瘤,悲观等死还是积极面对?在今年53岁的桂林医学院老师骆降喜看来,只有面对癌症、接受癌症、包容癌症,并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癌症,才有利于身体康复。骆降喜说,让他从癌症的死亡威胁中解救出来的,不是现代医疗手段,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4月15日下午,在南宁漓江书院,骆降喜在他写的《思考文化医学》图书分享会上向南宁读者分享了他30年的抗癌经历和他独到的文化医学理论。对于广大肿瘤患者来说,骆降喜的认知对癌症治疗有着积极的意义。

    1

    4次发病 3次手术

    中等身材,体形消瘦,头发灰白,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看着弱不禁风,说话却声若洪钟,底气十足。看骆降喜的外貌,你肯定不会认为他是一个与癌症抗争了30多年的人。

    高考时,骆降喜选择学医,毕业后,他先是当医生,后来又调到桂林医学院,做一名老师。

    1984年,当时20岁的骆降喜在广西医学院(现广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本科读大学三年级。在一次上体育课时候胸部突感不适,就医后发现胸骨后方有一包块,开胸手术切除后病检结果显示为恶性胸腺瘤,之后进行了第一次开胸切除术。

    1991年再次发现胸腺瘤原位复发,接着又一次进行开胸切除手术。1999年发现癌细胞胸膜腔转移进行了第三次开胸切除手术,这次手术后伴发严重的重症肌无力,全身无力,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吞咽困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骆降喜没有绝望,而是放手一搏,坚持锻炼,慢慢恢复行动能力。出院后,骆降喜继续回学校上课,并去公园参加癌友活动。这样坚持了两年多,他的身体才基本康复。

    然而,2006年,骆降喜又查出肿瘤右肺转移,医生的建议是切除右肺,或者做一次彻底的化疗。前几次手术的经历让他想了又想,最终决定出院回家,什么治疗都不做了。

    2

    自己“化疗” 与癌交友

    为什么当时拒绝治疗?骆降喜认为,自己动了3次大手术,身体一次比一次差,再次手术恐怕情况更糟。手术、化疗、放疗都是治标不治本,肿块切了又长,长了又切,何时才能到头?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自身肿瘤。

    在前面22年与癌症打交道的基础上,骆降喜大胆选择了一条与癌症共存的战略战术。这个战略战术,骆降喜称之为“文化治癌”。首先,他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化疗”,告别烟、酒、麻将、熬夜等不良习惯,早睡早起,锻炼身体,把自己的兴趣和业余时间转移到古书、古乐、茶道、太极拳这些经典文化上来。通过经典文化来“治疗”自己的急躁、无知和傲慢,学会调节心志。

    在当外科医生时,骆降喜对中医不“感冒”,而现在他买了很多中医书籍,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养料,抵抗癌症。通过阅读中医经典,骆降喜认为癌症是“结症”而非“绝症”,治疗癌症必须坚持“热疗、暖疗”,不但身体要暖,心理更要暖。由此他还认为快乐的心情是一剂特效治癌药。如何得到这味药,就是助人为乐。为此,骆降喜坚持每天做一件好事,每天早睡早起,坚持放松运动2小时,不吃生冷食物,坚持看病不收费。

    在这个独特的“文化康复”过程中,骆降喜定期拍片发现,体内的肿瘤也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安静地待在原地。从那时至今,骆降喜每次体检肿瘤都停止扩散,课堂上的骆老师也越来越容光焕发,这在桂林当地已经成为一段传奇。

    3

    人文关怀 是剂良药

    经过这30多年的抗癌经历,骆降喜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癌症其实就是一种慢性病,并且许多癌症是心源性疾病。

    在当天的读书分享会上,骆降喜还分享了几个案例。2015年3月的一天晚上,骆降喜突然接到了一个北京来的电话,电话那头哀求:“骆老师,请您一定救救我的孩子。”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位女士的孩子出生3天因黄疸严重送到了医院治疗,然而21天后,孩子出现了贫血、肺炎、肠炎、精神差、发热、寒战等病症,而且极有可能进一步加重,出现循环系统衰竭,医院为此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