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不作

2018-04-11 09:50 网络整理

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不作为

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不作为

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不作为

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不作为

标题: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对本人母亲10年肝硬化至17.10月并发症加重病危情况及18.3.10病逝藐视不作为现象。

本人朱乾花,女,1986.2.10出生,由于信访编号为2018030706570上诉人高禄娣于2018.3.10在省人民医院病逝,现由病逝者之女朱乾花继续上访事件。

本人于2018.3.6晚通过国家信访平台以本母亲名义上访母亲事件,由于平台信访限制字数不能更加详细的阐述事件,现本人以信件对江苏省信访局、南京市信访局、江宁区政府、江宁街道、花塘社区对本母亲处理事件做以下补充, 本人母亲情况已在国家信访局及江苏省信访局上访事件中做了大概阐述。

南京市信访局本人父亲及本人在母亲病危都相继去过,但最后未得到正面处理意见及书面告知情况,本人认为病危之人是可以得到南京信访局领导出面得令下级部门积极办理本人母亲应该享受的相关政策及鉴于病危家庭经济目前条件之下积极给予办理申请其他外部资金尽量减少病危家庭的困难尽快落实以免耽误病危之人,但是南京信访办从接待本人开始从未有过此种态度,而是袒护下级部门,我想说的是我的母亲是在病危之中,高层领导应该有的轻重缓急之道理吧,(这是做人做领导最基本常识)花塘社区委派崔及*凯前去,崔和*凯颠倒黑白,当本人再次去南京信访办了解情况,也告知南京信访办崔及*凯是通过关系进入社区工作,社区100%人员都通各种关系进入社区工作,本人并不是伺机报复何人,只是事实求实的,本人曾在16年去咨询过*凯母亲事件(他说本人母亲未到退休年龄,我想问国家及省领导一位肝硬化晚期病人需要等到退休年龄才认定为丧失劳动能力吗而且态度恶劣,崔此人文化尚浅具体上级领导了解便知)南京信访局领导却说这个不归他们管,社区用什么样的人书记说的算,如对书记用人有看发要去政法委,由于当时本人母亲在南京,就想着就近去南京政法委,南京信访接待人却说本人级别不够,本人还问道南京信访办人员南京政法委地址电话可否告知,此人却说不知道,我相信作为南京市接待人员应该是知道地址电话告知又有何妨实则故意刁难,崔和*凯将本父亲带离南京市信访局,路上怂恿本人父亲将家里仅可以居住的房屋变卖,他们联系买家,他们将本人带到省人民医院路边就开车离去,并未下车看望母亲了解情况。

本人于2018.3.20左右通过12345平台多次投诉江宁街道及花塘社区对本母亲事件藐视直至母亲逝世,江宁街道年迈的父亲多次去过从未有过可以独当一面的办事人出面解决或解释事件具体办理,12345诉说江宁区政府已办结办理结果只简单说到母亲低保事宜对其他事件从未有过回答(12345录音为证,信息办结为证附件2)

花塘社区书记朱*贵(以及简称朱)本人与朱多次沟通本母亲病情,2018.1.24(正月初八)本人电话和朱说母亲现在病情十分危险希望尽快落实事情,大病救助资金及低保事宜,由于这些年包括最近医疗费用全部来自于自费家里已没有任何经济治疗,本人也向朱提到现借些资金(并未说道要钱不用还意思录音为证),朱口头多次承诺低保已办理成功(录音为证),实际未办理成功,母亲病危朱让家人将母亲看病的所有发票,银行卡,全家人身份证及全家人签名的申请大病救助的申请交予朱办理,具体情况本家庭一无所知,朱在未经过本家庭任何人同意的情况下将银行卡交予戴祥林(此人拿着银行卡代及家人其他证件代表本家庭向有关部门拿取现金,他朱不方便出面,委派此等人出面,此人能力素质详见工程质量)

3.10早上本人给朱去电了解具体办事情况发生争执,随后将本人挂断,本人通过短信(短信截图为证附件3)告知朱母亲病危大出血让他委派之前前去了解情况的戴祥林(具体岗位不清楚)带着本人父亲年前替社区看山防火的工资一同前去,朱特意强调顺便可以带我去(具体有录音为证)朱将本人电话拉黑(截图为证附件4)。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