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3)- 三大文化圈的争斗

2018-10-30 20:29 网络整理

本系列前两篇:
邓元杰的看法: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重磅文章)邓元杰的看法: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2)
在前两篇中,我的总体建议是:我国中东部地区的大规模修建水库,以及对异质文化的强力打压和消融,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这两件事都是几百年大计,仅仅这两件事已经够我们忙的了,都是极为、极为、极为、极为艰巨的任务,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时间、精力,更没有能力,在外面扩大影响,怼来怼去。仅仅看到我们的GDP成为世界第二,却看不到汉族正在日益老龄化,看不到国内的板子已经快按不住,看不到东部地区的干旱将导致中西部更加干旱,看不到贫富差距仍在日益扩大,那么,制定的方略只能南辕北辙,加速国家尤其是汉文化的衰败。
尤其是,未来几十年将是中国能否坚持汉文化的关键时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战略方针,绝对是应该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搞好关系,而不是陷入和强大国家的互怼。哪怕对方(嗯,就是美国)错了,我们也要多方忍让,因为我们就像得了癌症的早期病人,一定要先把自己的病治好再说。否则,一旦以后癌症发作,我们已经四面树敌,到时候谁来做我们的朋友,谁做我们的强援?!!!
如果任由局势这么发展下去,为什么很多人看不到几十年以后的趋势呢?
首先,我们看看二战以来的全球局势
简单地说,全球局势就是:二战导致西方白左思想泛滥,东方儒家文化圈的实力大规模增强,但更凶猛的却是YSL文化,这让西方遇到了极大危机。现在全世界主要就三股力量:西方基督教文化圈、YSL文化圈,以及东方儒家文化圈。
这些文化圈都有很多亚文化。例如俄国东正教文化,可以算是基督教文化圈的亚文化;中南美洲的天主教文化,也可以说是基督教文化圈中亚文化;东南亚YSL教文化圈,属于YSL文化圈的亚文化,因为相对更平和一些,尤其是马来西亚(但只是相对平和);日本,本质上算是儒家文化圈中的国家,但日本在儒家圈子中最为西化,也最注意防范外来文化对传统文化的侵蚀。
从开放程度来看,基督教文化圈最为开放和包容,还大力引入移民。东方人由此占了很大便宜。但是东方人到了欧美,普遍生孩子不多,而且讲究入乡随俗,生活上没什么讲究,相当容易相处。这也容易理解,因为儒家兼收并蓄,佛、儒、道都能融合相处,再多个基督教也没什么。
相反,YSL文化圈中的人,进入基督教文化圈之后顽强坚持自己的文化,而且生孩子巨多,生活中的各种限制也多,所以这种异质文化,如果和别的文化相处,都很难以相处。不是现在才难于相处,而是历史上,在西方和东方,MSL人口只要到达一定比例,和其他文化圈都难于相处。比如在我国清代,随着西北MSL人口的大幅增长,汉族和MSL已经很难相处,不再像明代那样通婚,而是各有各的村庄。所以在清朝的我国西北,汉文化和MSL文化基本上算是平行发展。虽然从明朝中后期开始,两种文化已经在不断碰撞,但规模都不算大。直到同治年间,来了个激烈大碰撞……西方也一样。尤其是基督教文化也是一神教,两种貌似相似、但本质完全不同的宗教放在一起,问题更大。这让西方的宗教战争时间更长,也更为剧烈。直到工业革命之后,西方的科技、军事空前发达,MSL完全斗不过,土耳其、伊朗、埃及等主要MSL国家都被迫改革,大规模世俗化,这才算是缓和了一段时间。但是经过了一两百年,尤其是二战之后,新一代西方人早已忘记了过去惨烈的宗教战争,再看到MSL国家都在学习西方,日益世俗化,于是觉得西方文化已经无敌于天下,于是白左思想泛滥……可惜已经晚了,于是现在在西方暴增的MSL人口,正在和传统文化产生日益激烈的文化冲突。
人,都是健忘的。西方人也一样,二战之后他们觉得自己的文化已经无敌,但就在空前强大的时候,未来无比的危机,开始在体内酝酿……为什么基督教文化、YSL教文化、儒家文化圈,会有如此不同呢?YSL教文化,只要膨胀到一定程度,在和其他文化相处时,为什么会产生激烈冲突(不仅仅是上述两种文化,还包括景教、佛教、印度教……)?
因为他们的本质完全不同。
二、几百字说明三大文化圈的本质
先说儒家。儒家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学说或思想体系。儒家不信神,以天下为己任,讲究君臣秩序和亲疏关系。正巧,中国的地理条件也让春秋战国、秦汉帝国,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发展起来,成为远东地区最强大、文化最发达的国家,在唐朝时影响了东亚一大片国家。
儒家并不排斥别的学说。中国历代成功的统治者,除了汉朝初年的无为而治,基本上都是“外儒内法”。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几乎所有成功的统治者,都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基本上都是失败者,除了刘邦和文景之治,因为秦末太乱,汉朝必须大规模休养生息,所以执行了几十年的黄老学说。从历史上看,这是异数,成功的统治者基本上是外儒内法。
既然如此,儒家和法家,在维护帝王统治方面,具有天然的兼容性。既然儒家和法家能兼容,那儒家和道家呢?和佛家呢?最后都兼容了。
所以说中国的汉文化是个大杂烩,一点不假。佛儒道法,都没有很严密的思想体系,佛教还是外来的,但在儒家文化圈内,最后以儒家为核心,都兼容了。
既然兼容,以后再兼容别的外来文化比如基督教,也不是不可以。
这里再说说基督教。因为他们和伊斯兰教崇信一个上帝,只是在基督教这里叫“上帝”,在伊斯兰教那里叫“真主”,其实都一样,因为伊斯兰教是在犹太教、基督教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默罕默德也承认亚伦、亚伯拉罕、耶稣是先知,但是默罕默德是“最后一个”先知。这样,就把这条路彻底堵住了。
基督教也兼容,尤其是兼容科学。这是因为在其漫长的发展史上,出了一个伟人叫托马斯·阿奎纳(1225~1274年)。他写了本《神学大全》,把古希腊思想和基督教给兼容了。我们知道,古希腊思想讲究理性思考,讲究科学,欧式几何就是古希腊思想的结晶。但是如果世界是上帝造的,还需要什么理性和科学呢?理性和科学,又摆在什么位置?
阿奎那统一了两者。他认为:上帝通过自然给予人类启示,因此,研究自然便是研究上帝。而神学的最终目标,便是运用理性,以理解有关上帝的真相,并且透过真相获得最终的救赎。
也就是说,古希腊文明的种种思想成果,非但不是基督教应该排斥的,反而是基督教应该吸收的。
阿奎纳的学说,得到了中世纪教皇和各个国家的高度肯定。因为他还主张君权神授,即君权来自神权,国王的权力是由上帝通过教会授予的,教权高于王权。这样,教皇和君主都获得了合法性,当然大力支持他的学说。
所以阿奎那这个人很厉害。可以这么说,几乎凭借他的一己之力,在基督教会内部研究古希腊科学,完全是合法的,只要不否定上帝,一切都是合法的。这,就是基督教的兼容性。
所以,基督教并没有摧毁古代人类的文明成果,而是兼收并蓄,尤其是对古希腊文明的接受。
当然,如果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也就是人类继续在基督教范畴内探索科学,将否定《圣经》中的很多说法,很多科学家最终会走向否定上帝的道路。在初期,这些“异端学说”还受到教会的严厉打压(如布鲁诺),但阿奎那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加上科学研究和技术革命已经阻挡不住,所以西方发生了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逐渐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归根结底,基督教对人们的束缚还不够大。
除了阿奎那的改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督教主要是一种思想,对人们的生活并没有各种严格而繁琐的规定。
而伊斯兰教却不是这样,这就说到YSL教了。
默罕默德比阿奎那早500多年,并不知道阿奎那的那些成果。他也不是学者,所以脱胎于基督教的伊斯兰教,走的是另外一个方向。那就是:从生到死,对教徒都有严格的规定。教徒的生活,都在伊斯兰教的严密控制之下。
什么都规定好了,这让伊斯兰教几乎没有兼容性。而且,默罕默德在生前已经获得了巨大的世俗权力,有他做示范,这让MSL国家几乎都是政教合一的国家。
沙漠地区的生存异常严酷和艰辛,如果要想更好地生存下去,人们必须比别的人群更加互相帮助,生活也要更加紧密,更加讲究交流和“平均”。默罕默德看到了不同人群的生存竞争的真谛,所以推出了基督教2.0版本,也就是伊斯兰教。推出之后就获得了巨大优势,从此摧枯拉朽,迅速成为世界大教。
在封闭性和攻击性方面,YSL教都远强于基督教。这源于穆圣对于教徒们生活的种种规定,可以用现代社会学理论来解释。只是那时还没有社会学,但默罕默德凭借自己的天才,发明了很多适合族群竞争和繁衍的规定,这样的族群,假以时日,在古代冷兵器环境下,必然战胜别的族群。这才是YSL教后来居上的原因,否则它靠什么和当时在中东地区已经流传很广的基督教竞争?
正是YSL教的迅猛扩张和极强的攻击性,让基督教徒们意识到了生存危机,于是掀起了“十字军东征”,并注意时刻防范YSL教的扩张。但是搞了几百年,总体还是失败了。基督教世界总体上是防守态势(只在西班牙南部获得了局部成功),被逐步蚕食,最后,连东罗马帝国都被MSL消灭。基督教的中心之一君士坦丁堡,现在已经变成了土耳其的首都伊斯坦布尔,成了MSL的中心之一。
所以,如果双方的武器装备处于同一时代,基督教根本不是伊斯兰教的对手。但是阴差阳错,此后西方发生了科学和工业革命,靠着极为先进的科技,西方世界在最近两三百年颇为得瑟,基本上是压着YSL世界,这让西方白左们完全忽视了这种宗教的极端封闭性和进攻性,忽略了YSL教是一种政教合一的宗教,忽略了这种宗教,本质上是和别的文化都不兼容的。
所谓“不兼容”是指:只要他们的人口到达一定比例,就会倾向于实行沙利亚法,希望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实行原教旨主义,也就是彻底排除别人的文化。
这在世界各地,已经屡见不鲜。
可能有人会说:阿拉伯国家也有过一段科技繁荣时期,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因为:在YSL教兴盛和扩张初期,为了和外族作战,必须掌握先进的武器和技术,所以MSL必须学习古希腊、古罗马典籍。所以在阿拉伯帝国扩张时期,文化有过一段开明时期,大约二百多年。这二百多年,阿拉伯学者翻译了古希腊和罗马很多典籍,后来还传到了西方,确实为人类为文明的传承做出过贡献。
但是,阿拉伯学者在翻译和学习的过程中,也发现《古兰经》中的种种不合理的地方,这时该怎么办?
帝国的解决方法很简单:这是异端,必须打压。这个态度和中世纪的罗马教皇很像。但是阿拉伯帝国都很庞大,而且科技并不落后于别的国家,对科学技术的创新并没有很强的需要。所以在庞大的阿拉伯帝国,学者们如果要坚持自己的独立想法,只能被迫害。在政教合一的阿拉伯国家,学者的作用不是为了用科学来对抗和揭露《古兰经》,而是必须为《古兰经》做注。不这么做的学者,或者被关进监狱,或者被杀掉。于是,在学者们的吹捧下,默罕默德成了了解一切的先知。
这种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MSL学者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把所有最新的科研成果,都用《古兰经》来解释,证明穆圣之前早已料到。由此,来证明《古兰经》包罗万象,博大精深。
相比之下,基督教学者早就不这么干了。欧洲小国林立,各个君主都想强大自己,所以相对尊重科学。因此,布鲁诺虽然被烧死,哥白尼虽然在死前不敢出版自己的著作,伽利略虽然在宗教法庭上被迫承认自己有错,但是科学技术还是发展起来了。而这,既归功于欧洲的小国多,也归功于阿奎那为基督教注入了科学理性、开明包容的基因。
回到三大文化圈。结论就是:儒家文化圈、基督教文化圈,都是兼容的,都可以吸收、兼容别人的文化。但是YSL教文化圈,本质上是不兼容的。
他们暂时的兼容,只是在实力不够时的隐忍。这一点,世界各地的历史早已证明。
在一战时期,土耳其遭遇惨败,这让MSL世界意识到必须改革,于是土耳其、伊朗、埃及逐渐都变成世俗化国家。但是在1970年代末,伊朗重新变成政教合一的原教旨主义国家;现在的土耳其,在埃尔多安领导下,也正在向这个方向前进。埃及,在亲美的军方政府倒台后,穆斯林兄弟会正在让埃及回归过去。
也就是说,一旦认为外部的威胁减弱,或者强势文化显示出仁慈或宽容的一面,MSL国家或群体,就会越来越极端。最终,就是回归原教旨主义,几乎完全排斥别人的文化。
穆圣确实是个牛人,他在《古兰经》中的种种规定,让MSL社会的出生率总是比别的社会要高,人口扩张较快。所以只要是长期竞争,科技处于一个水平,MSL社会将没有对手。
如果说有对手,那就是东方的儒家文化。在这方面,儒家文化圈实际上比基督教要强,这是在明清时期儒家文化圈能和MSL对抗很久的原因。但是建国以来,我们放弃了老祖宗在生存竞争的很多优势做法,这些优势做法,这些制度和习俗,都是我们的祖先经过几千年生存竞争而总结出来的。可惜建国以后,我们几乎都放弃了,反而把这些归于“封建糟粕”,予以排斥和清除。但是清除了旧的,新的系统并未建立,或者并未持久(比如用阶级斗争代替民族斗争),反而盲目学习西方基督教世界的一些糟粕,这让汉文化社会,正在快速被侵蚀,被消弱。
因此,如果这么长期竞争下去,东方将完败于YSL教,完败于MSL社会。华夏将近5000年文明的传承,也将结束。就像从公元前6000年开始的埃及,后来也变成MSL国家一样;就像古巴比伦文明,现在已经完全消失,变成了MSL社会;就像印度,印度教正在被YSL教打得节节败退。靠一两个政治强人(比如莫迪),只能延缓YSL教的扩张,如果不从社会机制上动大手术,印度本土传统的印度教、锡克教,也很难持久,就像发源佛教的印度地区,现在已经成立了巴基斯坦一样。巴基斯坦是个纯YSL教国家,但是这块土地,原来是古印度文明的发祥地,是正宗的古印度地区。
不多说了。说完了三大文化圈的本质,是为了说明:
三、世界最高级别的竞争,是文化的竞争。未来世界就是三大文化圈的竞争既然是三大文化圈的竞争,随着人口的消长和渗透,未来的总体态势必然是:
1、“一打二”还是“二打一”?
2、或者“一对一”,第三方坐山观虎斗?
三强博弈,完全可以借鉴《三国演义》,我们的祖先在这方面早已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智慧,就看我们是否吸取了。
中国,当然是儒家文化圈的核心和最大的国家。我们,是希望成为“二打一”中的“二”呢?还是“二打一”中的“一”?抑或是,在“一对一”的态势下,我们是其中的“一”呢,还是坐山观虎斗,最后渔翁得利的一方?
凡是有识之士,都会看到未来世界的这种竞争大格局。
目前的态势是:基督教文化圈仍然是世界最强,但是其本身具有的弱点,尤其是白左思维仍然极为嚣张,所以未来不一定是胜者。西方的有识之士,比如特朗普,早已认识到西方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不兼容的YSL教的渗透和人口扩张。因为凡是有点脑子的,都知道随着人口一代代更替,MSL人口的不断扩张,和基督教人口比例的不断降低,未来会发生什么。
传统文化的消失和被替代,才是最大的悲剧。
YSL教文化圈的人口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而且人口相对年轻,潜力最为巨大。对西方的威胁,也最为巨大。
相比之下,东方儒家文化圈的人口已经不是最多,对西方的渗透和人口扩张,和MSL相比根本不算什么事。东亚地区的人移民到欧美,不仅人口出生率连白人都不如,而且儒家文化和西方文化,总体上是可以互相兼容的。这一点,总体仍属于儒家文化圈的日本,西方人普遍把它当成西方国家,就是明证。
这一点,MSL世界的有识之士也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们也会在基督教文化圈和儒家文化圈中纵横捭阖。据我观察,一些MSL国家的领导人,这方面具有极为清醒的头脑。
如果,我是说如果,儒家文化圈的重要国家看不清未来的竞争大格局,反而以貌似强大、但长久来看是虚弱的身体,和本来可以相容、目前还是最强大的基督教文化圈搞竞争甚至对抗,那么,很可能会被基督教文化圈视为短期内最强的对手,这样将形成“一打一”的态势,让YSL教文化圈坐山观虎斗,肯定对儒家文化圈的大国相当不利。
如果成了“一打二”,也就是在内部打压和消解异质文化时,被YSL教文化圈联合打压,那将是最恶劣的态势。
儒家文化圈中的最大国家,看到这种大格局了吗?看到了如果按目前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未来极其阴暗的前景了吗?
写到这里,我都想吐血。我本来根本不想写这些,但出于对华夏五千年文化传承的责任,我不得不写。我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能看到这一点。
写到这里,在《邓元杰的看法:中国未来的发展之路(重磅文章)》中的第3个重要问题:中国是不是已经大到了“就算自己韬光养晦,别人也会上门找麻烦”的程度?虽然还没有回答,但已经越来越接近答案了。
下一篇,继续。

河北P2P平台麦穗金服在官网发布清盘公告 平台名称: 麦穗金服 平台网址: 曝光原因: 清盘 4 […]...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