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税空间小:“第三支柱”养老金面临考验

2018-04-18 12:10 网络整理

  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开展可以看作是我国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正式发展的标志

  这一优惠政策旨在鼓励人们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同时要避免给高收入人群提供避税的空间

  税收具有撬动和引导作用,但要让老百姓(603883,股吧)真正愿意购买,还需要完善的、有市场吸引力的保险产品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一项既关乎养老保险又涉及个税的重磅消息来了。

  4月12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决定自5月1日起,在上海、福建(含厦门)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

  税收递延并非完全免税

  根据《通知》,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就是个人通过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购买符合规定的商业养老保险产品的支出,允许在一定标准内税前扣除;计入个人商业养老资金账户的投资收益,暂不征收个人所得税;个人领取商业养老金时再征收个人所得税。

  “在个人缴费和账户资金收益环节给予"免征"优惠,但纳税义务将递延到个人领取商业养老金环节。”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

  施正文特别强调,税收递延并不等同于坊间一些人误读的完全免税,而是延期缴纳税收,降低投保人当期税负。因为工作时和退休后存在收入差距,在我国个税累进税率下,实际上参保人会受益。

  “事实上,个人递延纳税已经是国际通行的一种养老保险税收优惠模式,通过政策优惠,引导本来应缴税的钱进行投资、升值,使资金作用进一步放大,鼓励人们去购买商业养老保险。”施正文说。

  那么从我国目前制度设定来看,此次政策是否具有吸引力?

  《通知》规定,取得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或其缴纳的保费准予在申报扣除当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予以限额据实扣除,扣除限额按照当月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收入的6%和1000元孰低办法确定。

  “按照上述规定,个人无论月收入多少,参保费用的最高免征扣除额也不能超过1000元。”施正文以此测算称,事实上月收入大于等于16667元的职工,每月最多可税前抵扣1000元,月收入在16667元以下的最多可税前抵扣月收入的6%。

  以上海一名税前工资1万元的个人为例,施正文算了一下,根据上海“五险一金”17.5%的缴费比例,该职工个人每个月应缴“五险一金”1750元,那么其纳税工资则为8250元。按照目前3500元的个税起征点和税率计算,其每月应缴个税395元。

  如果参保,此人可以选择用600元(10000*6%)来免税购买商业保险,实际纳税工资为7650元,每月只需缴个税310元。即参保后不仅缴纳的个税少了,还在基本养老保险外额外购买了商业养老保险。

  不过许多人认为,1000元的“天花板”让这一税收优惠力度并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对此,一直研究我国养老保险体系发展的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董克用向法治周末记者指出,一方面政策尚处于试点阶段,不宜设定过高;更重要的是,这一优惠政策旨在鼓励人们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同时要避免给高收入人群提供避税的空间。

  施正文也表示,即便今后要提高扣除额度,也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设定限额,因为根据《通知》规定,领取商业养老金时,25%的收入免税,其余75%部分按照10%的税率由保险公司代扣代缴,不实行累进税率,如果前期购买扣除额度差距过大,会导致职工领取商业养老金收入时差异化进一步扩大,不利于公平发展。

  养老保险“第三支柱”终落地

  在董克用看来,此次《通知》出台最大的意义是释放了国家未来要大力发展我国养老金“第三支柱”的信号。

  他解释称,当前与民众联系最紧密的是政府主导,依法强制由企业和个人共同缴费的基本养老保险,这是我国养老保险体系中的“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是由雇主主导,由企业和职工双方缴费,完全积累,市场化投资运营的职业养老金,例如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则是个人自愿参加的商业养老金。

  但目前我国的现状是“第一支柱”“一支独大”,承担的份额过重,而另一个现实是我国养老金缺口过大,面临较大的可持续压力,比如2016年,全国养老保险基金征缴收入为2.75万亿元,基金支出为3.4万亿元,缺口达0.65万亿元,主要依靠各级财政补贴填补缺口,这样的缺口已难以应对老龄化风险。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