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阳“苏敬药业”肖中喜冒充媒体保护传销企业

2018-05-22 09:57 网络整理

  导读:淮阳苏敬药业肖中喜冒充媒体保护传销企业,究竟谁是幕后保护伞?摘要:本报2018年2月1日以《河南淮阳县苏敬药业产品现毛发,涉嫌传销让消费者难以信服》为题,披露了苏敬药业涉嫌传销和产品片剂现毛发、无产品批...

  淮阳“苏敬药业”肖中喜冒充媒体保护传销企业,究竟谁是幕后“保护伞”?

微信图片_20180522092234.jpg

 

  摘要:本报2018年2月1日以《河南淮阳县“苏敬药业”产品现毛发,涉嫌传销让消费者难以信服》为题,披露了“苏敬药业”涉嫌传销和产品片剂现“毛发”、无产品批号等问题,引起了强烈反响,如今事件已经月余,随着调查的深入,许多内幕逐渐浮出水面,本报再次将调查经过公布与众。

  2月2日13时28分,本报人员收到一条自称是“苏敬药业”人员,文字内容为:“我们是同行、你们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图片内容为:《中国食品安全报》、姓名:肖中喜、部门:河南记者站、职务:站长助理,一张《中国食品安全报》证件彩信图片,本报人员看过后回复:没问题。后来本报人员在与《淮阳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陈局长交谈中得知:该彩信中人员是“苏敬药业”企业董事长。

微信图片_20180522092237.jpg

 

  随后本报人员电话联系了《中国食品安全报》人事股,了解:肖中喜、部门:河南记者站、职务:站长助理事宜,办公室人员回复:我们《中国食品安全报》没有“肖中喜”这个人,河南记者站也没有“肖中喜”这个人,他的证件是假的。

  问:既然有人冒充《中国食品安全报》又保护传销企业,而且生产不合格产品,我们《中国食品安全报》应该怎样处理呢? 答:我们会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维护我们《中国食品安全报》的声誉。

微信图片_20180522092240.jpg

 

  2月5日中午,淮阳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本报人员打来电话说:上一段时间你们举报的“苏敬药业”生产的“苏敬通络黄精桃仁糖片”丝状异物事件,当时你们举报后我们去调查了,他们生产的那一批产品已经卖完了,其它同类产品没有发现“丝状异物”,你们举报的事情我们已经立案了,关于他们产品上面没有生产日期的事情,2017年11月份,他们公司经理拿来了一份,河北省的《二审民事判决书》,是终审的,上面说的是:第一没有适宜人群,还有的是没有生产日期,法院说的是一种商标瑕疵,责令改正、退回货款,但是消费者提供的“异物产品”证据非常确凿,我们进一步调查。

 

微信图片_20180522092243.jpg

  问:既然法院判决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改正呢?

  答:商标调整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们已经对他们说了,最近一两月之内,根据报道的内容,必须有生产日期,如果再不更正,我们根据《食药监法》对他们进行处罚。

  问:他们生产这么久,我们淮阳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难道就没有发现产品“瑕疵”吗?

  答:2017年5月份时候有一批产品没有生产日期,已经处罚了,当时罚了5千元钱。

  问:有没有处理意见,

  答:有,我们多次处理这个事,尽快要求他们按照要求做。

  问:我们《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每年监督企业几次?

  答:二到三次。

  问:我们《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每年监督企业二到三次,一直以来就没有发现产品,没有适宜人群、没有批号吗?

  答:你们举报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这个事情很专业,我们监管有缺失。

  2月6日本报人员联系了淮阳县工商局,询问举报“苏敬药业”涉嫌传销,案件进展情况,接线员称:我们成立了调查组,现在正调查着这个事类。

  问:大概要多长时间。

  答:现在说不了。

  问:一般情况下,从立案至案件结束需要多长时间?

  答:这个说不了,没有时间限制。

  5月21日9时许,本报人员拨打了《淮阳县食药局》陈局长电话,无人接听,随后以信息:你好,陈局长,报社了解,苏敬药业产品现毛发、无产品批号处理事宜。望回复告知。

  11时,一位《淮阳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打来电话解释:接陈局长通知,回复你们,事情还在调查,目前还没有结果。

  本报人员了解《淮阳县工商局》王主任,同样没有处理结果,解释说:通知企业法人不来,通知其家属也不来。

  编后:国家制定法律其目的是:预防和制止各类违法、犯罪。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的专项斗争。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