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偻病的治疗,古楼镇一位悲惨苦命残疾人

2019-01-03 11:50 网络整理

  我李永财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因病致重度残疾、在2009年申请到五保户。因强直性脊柱炎28年发展到晚期、骨桥形无法改变挽回成重度残疾、属于终生性免疫疾病,我颈椎腰椎十年以前都完全活动受限、2009年双股骨坏死手术到2022年后、还得二次双股骨坏死手术减轻痛苦。我不能弯腰地上随便掉个东西我都无法捡起来、连日常穿裤鞋都困难、无法治理生活。现双肩关节骨破坏死、疼痛严重也需要手术治疗,连日常洗脸洗头都无法治理。以前使用生物剂治疗,现我改服用中药除湿活血补肾治疗,来保养此病希望缓减多关节疼痛加重慢点,也减少其他关节少破坏。以后就会减少开中药外洗治疗。病人到医院所有用药是服从医生的安排,我因强直性脊柱炎(中医叫大楼病)多关节疼痛,以前重庆西南医院与成都中医学院教授、叫我多配合除风湿中药外洗保养,希望可以缓解些痛苦,以前我熬中药外洗后、药渣就倒掉没有要了,后来想到节约可以二次熬来外洗后再扔掉、有时遇到天气好,熬后中药渣我就晒干,现将我把部分中药、熬后洗澡晒干的几十斤药渣、2019年1月2日摄照片视频呈上:我因强直性脊柱炎免疫疾病差、洗澡后每次要服用多次感冒药,加上双肩疼痛不能上台愁、所以现在洗澡的次数也比以前少些了,因我2019年3月房租就要到期了,这些晒干想二次熬来外洗的中药、本来想节约外洗多关节一两年,没有存放处有可能会把这些中药扔掉。
  我李永财未婚重度残疾15岁开始患病,因强直性脊柱炎病28年,每天忍受多关节痛苦,好入时刻被皮鞭的抽打。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不敢在老家住,母亲七旬多一直在外面菜地给别人种菜劳动、平时有空就捡些破烂废旧买。因老家的住房严重危房不能住人,我与母亲都没有住房一直租房住。今年母亲祝明珍四万元买到一套二住房。(修建商说他们在合川区三庙镇七间、修建很多六层楼商品房,都是地方官员暗中保护修建的非法房,没有领导暗中保护、哪位都不能够修建、以后上面问道查到要说是大家出钱修的,或说成旧房改扩建的、不要说买卖的)。因此房是非法建筑的商品房没产权证、所以很便宜,室面积67平方米才四万元。签合同付款时里面水、电、气全部是通的。就是看见母亲老了没有住房,母亲七旬多还在外面劳动与捡垃圾,就是想有个遮风避雨也知足,希望母亲以后有个安身之处。因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地方些领导说得罪他们就要倒很大的霉,一句话就要把我整很远,打招呼整我,说房子天然气没有上户需要另外加钱,故意气我病加重不好,怕以后又找其他方法打麻烦整我、因断天然气逼迫不能生活做饭,实在没有办法买房的说:“你告了祝星他们与些领导要收回”。孙娟找他的亲戚、七间孙少刚来执笔写合同,11月7日又把此房转让给别人。好心人说你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他们想方法设法想把你逼回老家、有什么事情不方便、以后走到人少、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冤整你更容易、或给你做个车祸事故收了你,你严重得罪古楼镇领导、更不能到敬老院里面去生活住,不然整你更悲惨可伶、外面谁知道。现在我与母亲都没有住房,申请求领导看在合川租一个廉租房、还是修建怎么办。我多想逃难到省外简单好好生活,远了有残疾不方便、也怕人生地不熟、找人来跟踪冤整我说不清。因住房是生活的大事,求求领导一定帮我找个、只要能够简单遮风避雨、煮饭睡觉的地方就可以。本来七旬多母亲外面劳动、与捡废旧品,买个便宜的房子,既为领导分忧了,可是因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关系故意把我天然气停了,逼得我没有住房。后悔残困以前得罪地方领导、求求领导开恩不要找人算计我了。我有三位视频证据证人说出,此房有天然气是上了户的、故意整我,现网上发出,怕以后领导利用权势打招呼、无人敢帮我做证。我没有住房在2018年11月28日、带上重度残疾证与五保特困户供养证,到合川区信访办哪里申请廉租房,合川区信访办领导答复:“叫我回去他们马上联系地方领导解决”。29日我又到古楼镇给两位镇长反应此事,及相关部门书面形式申请、并说明求地方领导不要想方设法逼迫我到敬老院生活、我得罪地方领导、绝不到敬老院生活住、怕借此报复整死我,求求地方领导不要推卸不管。若推卸不管、我过段时间想到外地租房住。简单好好生活。本身有病残、痛苦不堪,好入活受罪,违法后更加悲惨,所以不管逃难到哪里,违法的事情不会做的;因我得罪了地方很多领导,怕跟踪来陷害报复打麻烦整我。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